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先生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日志

 
 

【引用】建立在学生痛苦之上的“幽默”  

2012-01-28 10:2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立在学生痛苦之上的“幽默”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老板老班按】

张万祥老师主编的《幸福教师的60个“不”》于今年10月出版。此前,张老师来信请我为此书写一篇教育叙事,要求是教育失败的案例(因本书都是收集“反例”的)。写教育成功的案例自不必说,而写自己失败的案例谈何容易!特别是对于一些小有名气的教师来说,确实需要勇气的。但是,做教育哪里都是成功的事儿呢?事实上,教育失败的案例更多。所以,我非常支持张老师的这个动议。为此,我在自己众多失败的教育案例中找了一篇发给他,不为别的,只是想说,别以为自己怎样,要勇气照镜子!失败是成功之母,这话不错。为给自己提个醒,不要飘飘然,特把此文贴出。也供博友们批评指正。全文如下:

 

建立在学生痛苦之上的“幽默”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建立在学生痛苦之上的“幽默”

班主任做了二十年,自认为纯熟,境界随着教育阅历的增长而渐渐提升,也开始有了一点所谓的“名气”,一切都在自我感觉良好之中。然教育的问题是永远没有穷尽的,没有任何一个班主任带班是不存在问题的,而且问题往往就出在自己认为最擅长最得心应手的地方。

以我自己为例,和学生相处的良好关系一直是我引以为豪的——有亲和力、幽默感、喜欢和孩子在一起。特别是“幽默感”,我认为我是个有幽默感的班主任,喜欢和学生开开玩笑,无拘无束。课间来到学生中,往往是走到哪里笑声就跟到哪里,上课时也是课堂气氛活跃,经常笑声不断。在班主任培训讲座中,我多次就新时代新型师生关系的构建侃侃而谈,还专门提到过“具有幽默感”是优秀班主任的基本素质之一。没想到老革命也会出现新问题,而且还就出在“幽默”上。汗颜!这个问题出得好,给了我一个提醒——教育无小事,面对半大的孩子,再有经验的教师也大意不得。

事情就发生在不久前。依依不舍地送走了一届毕业生,深爱着班主任事业的我再次披挂上阵,接下了一个高一新班。我深知新接班工作的重要,每一步都要走得扎实,稳扎稳打。夯实基础,小步推进。于自己来说,也需要调整。刚带完毕业班下到高一,会有诸多的不适应,特别是师生关系的重新建立,师生感情的重新培养——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有情感。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师生之间的情感既不是天生就有,也不能凭空生成,一定是在师生双方相处之中,在共同努力奋斗之中,在相伴而行共同经历的过程之中渐渐生成的。所以,从开学初我就开始向着这个方向努力,包括和学生进行常态的交流沟通。

写周记是我和学生交流的方式之一,一直坚持了很多年。虽然现在网络发达,师生交流沟通的手段多元化,但是这个传统始终没有丢弃。我认为写周记、批阅周记非常有意义,学生总有一些话不便当面说出口,需要有一个通道让他们说出自己想说的话。班主任精力有限,不可能每周都和所有的同学谈一次话,通过周记这种笔谈的方式,每周至少可以保证和每一个学生交流一次。利用周记我和许多学生拉近了关系,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我布置周记有时候给一个主题,也有时候不限定内容,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关于周记我还有两个习惯,因为和这个案例关系密切,在此也需要特别说一下。一个是我会从每一次的周记中挑选出我认为比较精彩的,评为本周最佳周记;另一个是我有时会在班会课上朗读、点评几篇周记。最佳周记不一定是每次必读的,用于和大家分享的周记有入选标准,比如周记里谈到班级事务的热点,正好也是我想说的,以此作为引子,借题发挥。不过有时候也没有特别的意图,只是因为内容有趣,好玩,大家听了之后会哈哈大笑,起到放松心情的作用。

这种形式其实也挺好,每次到了点评周记的时间,同学们都很兴奋,期待着听到精彩的内容。不过我有三个原则,一个是凡周记涉及到学生的隐私,绝不公开点评,第二个是一般情况下我会征求作者的意见,对方同意,我才会读;第三就是不公布周记作者的姓名。

这些规则看上去很完美,但事情总有例外的时候,而这个“例外”往往就是因为过于自信了。开学两个月后有一周的周记,是无主题的,学生写得是五花八门。因为周记不是作文,不评分,所以质量差别很大。有的写得文采飞扬,十分精彩,也有的不仅字数少,而且内容干瘪,读起来味同嚼蜡。那一次的周记似乎普遍都很平淡,几乎没有好作品,读着读着,看到了一篇令我啼笑皆非的周记:

期中考试过后,我们学校组织我们一起去珍珠泉秋(“游”字漏写了)。虽然一开始我们都讨厌去那里,原因是我们以前去过好多次了。(此句不通,原文如此)

到了那里,我们先去看狮虎表演,看了一会儿,我们就闻到了狮虎的味道(?)。当时我还在吃东西,然后我就吃不下去了,和同学们聊天,门口处来了另一所学校的人,仔细一看是某某中学的学生,看完之后,我们去游乐场,看到那些项目,我想到去玩一下(?),看了下价格,我就都不想玩了。结果我看到了我的初中同学,于是,我们便和他聊了一会儿天。

下午我们几个一起租了几辆自行车去骑,骑到一个地方,突然一辆车的链子掉了,于是,我们一起去修车,过了一会儿,车终于修好,结果,不一会儿,我们的车又坏了,于是,我们又去修车。

最后,我们在门口集合。

难以想象,这篇语句不通,毫无文采和思想,如流水账一般的周记,会出自一名高中实验班的学生之手!水平比小学二年级学生写得都差,而且明显态度有问题,字迹凌乱潦草,难以辨认。基本上一路逗号,一段读完,肺活量小一点的人非憋死不可!他本来写作水平就差,而且根本没认真写,所以只能写出这等让人笑掉大牙的东西。读完后,我又好气又好笑,实在忍不住,写了一句批语:

嗯,这篇周记大有一年级小学生作文的风采!

周五的班会课,正好有点富裕时间,就拿来点评周记。点评的周记是事先选好的,读得效果也不错。但是,当我读完之后还没有下课,最后几分钟干点什么呢?眼睛一瞄讲台上的周记本,想起以前经常也会读一些搞笑的周记,干脆再把那篇“小学一年级作文”念一下,大家笑一笑吧。于是我翻出这位仁兄的周记开始读起来。因是临时起意,我没按原则征求那位同学的意见。平时和同学开玩笑惯了,心想就是搞搞笑而已,也没恶意,应该问题不大。

我的口才很好,读的时候语调很有意思,效果很好,一篇看上去不太好笑的短文被我演绎得笑料频出,底下的同学听得笑倒一片,我也和孩子们一起哈哈大笑,根本没人留意教室一角那个学生的落寞。

周记读完正好下课,在一片欢笑中班会课结束了。写那篇周记的同学,是个性格内向的孩子,平时不多话,学习成绩比较差,可能因为这些缘故,和我交流得很少。我也比较忙,经常把他的存在给忽略了,我们很少说话,特别是他,几乎从不和我主动说话。但是,那天他居然破天荒地主动和我说了一句话,是问我这一周的周记有没有主题,当时已经放学了,我随口告诉他,没有主题,随便写。他说好,道了一声老师再见后就离开了。

我还沉浸在刚才班会课的喜悦中,和他说话时注意力不是很集中,也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一直到第二个星期一。

新一周的周记交上来了,我每周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周记、改周记。当我翻看到他的周记时,我觉得有点异常,还没看内容,我就感觉到了。因为他的字写得向来不好,看得很吃力,但是,那一次的周记却是一笔一画写得非常工整,而且字数很多,条理清晰,和前面的周记判若两人。显然写得很用心。再看内容,更是吃了一惊,整篇周记几乎都是在“声讨”我,对我工作中的很多问题,从教学到教育,到和学生相处,意见几乎是全方位的。自打我有让学生写周记的历史以来,这是绝无仅有的——学生给我提意见的有,这也是我布置周记的要求之一,但通篇声讨班主任的还真没有见过。其中,他重点谈到了我读他周记的事:

“……我还认为读周记是不对的,即使再差也不至于读出来,班主任你(应该)挑两本好的周记,而且我认为班主任即使读出来,也只要读出大概的意思。即使你不报出名字,同学下课一定会找出周记的作者。……”

我这才意识到我的“幽默”对他的伤害。本来是想活跃一下课堂气氛,却把这种快乐建立在对他写作水平低下的嘲讽上,我联想到对他周记的评语,这种感受就更深了。我仔细地回忆、反思,发现过去我也有过类似的情况,因为读一些搞笑的周记一直是我班会课的花絮之一,但是以前为什么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我再反思,那些其他曾经被我读到周记的孩子为什么很坦然淡定的样子,甚至和大家一起笑?对孩子的个性缺乏了解不是借口,因为应该是知道他性格内向的,以我这么多年带班的经验,我应该能预料到他的周记被读后,和其他那些大大咧咧的孩子表现会不一样,而且还是这样一篇让给所有人发笑的文章。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征求一下他本人的意见?想来还是自己过于托大,自认为能很好地掌控和学生的关系和局面。

缺乏足够的关注和尊重,是最大的原因。我这个平时总把对学生的爱挂在嘴边的老师做出这种事,真的让我自己也失望了。

很多在成人、在老师心里认为不重要,没什么了不起的事,对于学生来说,就是大事。特别是像他那样的学生,成绩不好,性格内向,本来就对老师的评价很敏感,对老师说的话有一定的戒备心。他在周记中的第一句话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害怕遇见班主任。”从开学以来我一直全力打造和谐的班级氛围和良好的师生关系,包括平时和学生开玩笑,但显然我做得还很不到位,一个让学生“特别害怕遇见”的班主任绝不是一个好班主任,哪怕只有一个学生有这样的感觉!更何况也许还不止他一个。

对于班主任来说,班级里的每个人都是不可以被忽视的,这位学生还在周记里写下了这样几句话:“我希望班主任要彻底进入这个集体,不要只和好同学交流,还要照顾一下你不太关照的人,要以一个亦师亦友的身份来与我们交流。”虽然我从未在班上有“好学生”、“差学生”的说法,也无此想法,但是这位同学还是把自己划入了“差学生”的范围,难道说我虽然没有说出来,但行为上已有所表现?

这篇周记对我触动很大,像一面镜子,照出了我工作中的毛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班主任的工作真的不能完全凭自我感觉,需要经常照镜子。这面镜子,就是来自学生和家长的真实评价。

无心之失,给一个无辜的孩子带来了心灵的伤害,带给我的却不仅仅是后悔,还要有积极的行动。我给他写下了很多鼓励性的话,当然也表达了歉意。他的这篇周记被评为本周最佳周记,不是因为我觉得有愧于他,而是因为他的大胆表白指出了我工作中的问题,这是很有价值的。

也许他觉得周记写得有些过分了,也许我的歉意和行动感动了他,我们之间的交流比过去多了一些,感觉大家都在努力,为那曾经的尴尬……一转眼,秋去冬来,新年将至,班级的情况越来越好,但我始终没有完全放下此事。元旦联欢会上,同学们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一张由学生给班主任颁发的奖状,上面写着:

陈老师,在2010—2011学年度对高一(1)班所有同学关心备至,尽心尽力做好工作。特授予“最佳老班奖”。

奖状下面有全班同学的签名,当然也包括他的,只是我不知道,他是发自内心的,还是从众行为。我非常感动,写下了一篇热情洋溢的新年祝词回应,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我全文朗读,其中包括如下几句:

面对着大家的褒奖,我很惭愧!在那短短的一句颁奖词中,有几个字我是不配的。

首先是“所有”,我对所有的同学都“关心备至”了吗?我没有做到。开学至今,我甚至没有认真地和一些同学谈过话,我并不是对所有的同学都给予了一视同仁的关心,而大家却给了我这份至高无上的荣誉。在此,我要向所有被我忽视过的同学说一声:对不起!虽然我的精力有限,不可能做得面面俱到,但我仍然要向大家保证,在新的一年里,我将努力按照大家对我的期待,对我们班“所有”的同学都给予关心,也许还不能做到“备至”,但我会“尽心尽力”,不辜负这个“最佳老班奖”。

读到这里时,热烈的掌声响起。我扫视全场,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他那里,我不知道他是否意识到这些话其中有一部分是对他说的,我也不知道我做的这些是否能让他消除对我的误会,有的错误一旦发生,是很难挽回的,只希望时间的流逝和我的努力,能逐渐填补、消弭,至少,有所改善……

 

【作者感悟】

良好的师生关系是亲密无间的,正常的师生距离是若即若离的,而这一切都需要相互磨合,悉心经营。很多老师都喜欢和学生开玩笑,幽默,虽然是师生关系的润滑剂,但也要注意使用的场合和对象,也决不能因为要博得大多数人的高兴就牺牲少数人哪怕是一个人的自尊。我过去和同学用读周记的方式开玩笑没出问题,是因为对方的大度而不是说我做得就对。只要问题的本质没有意识到,出问题是迟早的事。事情看似不大,但是反映了班主任在工作态度上的问题不小。班主任做学生的教育,其实也是一个自我教育的过程。工作中的失误往往比成绩更有反思的价值。教育的问题没有穷尽之时,班主任的反思也没有停止的理由。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